最近一段时间,各大卫视播出的电视剧收视率很胶着。跟以往动辄破1的数据不同,现在1点几乎成了天花板。人间四月天,52城收视率给人以“素面朝天”的感觉。而开播以来一直表现“低调”的《远大前程》,在这段日子里开始高频次地出现在收视榜首。



在业界和观众大力呼吁绿色收视率的今天,收视榜的浮浮沉沉究竟意味着什么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在观看了这部湖南卫视正在播出,陈思诚编剧、主演并监制,谢泽、陈熙泰执导,众星云集的电视剧后,能感觉到其中强烈的表达欲,不惜血本的精良制作,以及表演上的斑驳色彩和未能尽兴展开剧情的拘谨。在《远大前程》首轮播出行将收官之际,我们采访了主导这部剧创作的陈思诚。

采访是在陈思诚的骋亚影视办公室进行的。楼上楼下,到处摆放着陈思诚多年以来从各地收集的大大小小的佛像。有的做工精细,有的做工粗粝,各自散发着不同地域和时空的文化讯息。说起《远大前程》,陈思诚颇有些心情复杂。





采访中说到了雄心万丈、紧张过瘾的创作历程,说到了时至今日仍对61集版本有笃定不移的自信。说起了后期制作中种种无奈的改弦更张,也说到了播出以来面临的诸多议论和压力。千言万语一句话:“对这部作品的创作,我尽了全力,没有遗憾。但是接下来一段时间,我会集中精力做电影,不碰电视剧了。”


(1)创作上无悔


《远大前程》有着“久远”的前史。

2011年,陈思诚在做导演处女作、电视剧《北京爱情故事》的后期时,就开始想着再做一部剧了。而这部剧的故事发生地,一定是上海。

陈思诚对上海这座城市有特别的感情。他16岁离开沈阳来到上海,先在谢晋艺校就读,后来又考上上海戏剧学院。因为一个偶发的事件,陈思诚中断学业,离开上海。再后来求学中戏,入行做演员、编剧、导演,对上海的牵挂和想象一直如影随形,驱使他创作一部相关作品。

陈思诚还对武侠世界持有一种由来已久的向往。“金庸是我的文学启蒙,我初中第一本文学书是从金庸开始的,《鹿鼎记》中冷热兵器交接,武侠时代终结,我一直相信有一个后武侠时代。”


民国时期,成了陈思诚想象中适合盛放后武侠时代的侠义精神和故事的年代。


“十里洋场,纸醉金迷,包括上海滩三大亨啊,刺客王亚樵啊,好多风云际会的事可以说,特别波澜壮阔。”




旧日上海和武侠情结相撞,催生了《远大前程》。在最早的剧本中,三大亨的人物名直接就用“黄金荣”、“杜月笙”、“张啸林”。为了最大限度地还原上海当年的风云变幻,陈思诚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,阅读黄金荣、杜月笙、张啸林、王亚樵等人的传记。《远大前程》中,赵立新扮演的陆昱晟,颇有杜月笙的内敛谨慎。倪大红扮演的霍天洪,也贴近历史上黄金荣的老谋深算。刘奕君扮演的张万霖,同样神似张啸林的暴戾凶残。




前前后后用5年时间打磨剧本,开机之后结合片场实景和即刻灵感,进行剧本修缮。为了完成心目中的佳构,陈思诚启动刷脸模式,邀集了大量的实力派演员加盟。赵立新就说过,“参加《远大前程》的演出,是看陈思诚的情面,更因为它是一部好戏。”最终呈现的演员表,是一个不亚于《人民的名义》的戏骨阵容,而且其中也不乏青年人气演员。


《远大前程》投资超过3亿,制作上的用心在画面中显而易见。看看三大亨的永鑫公司的沙发和灯具,看看大场面时“人山人海”的群演数量,看看流光溢彩、人头攒动的舞场气势,看看车水马龙的十里洋场的夜景...陈思诚说,他没有电影和电视剧的分别心,不是说电影就要精致,电视剧就可以放水,他想的都是“还原真实”。


(2)呈现上有遗憾


然而,《远大前程》这部聚集了倪大红、赵立新、刘奕君、果靖霖、成泰燊等一众戏骨,以及陈思诚、佟丽娅、郭采洁、袁弘等人气演员,精工细作打造而成的民国传奇剧,开播以后没有取得收视率的一飞冲天,网络上也颇多争议。

陈思诚说,在《远大前程》最初的版本中,也就是他亲自定剪辑的版本共有61集。从陈思诚近作两部《唐人街探案》电影也能看出来,他是一个很注重叙事节奏的导演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在最终的播出版中,开头的七集被删减成了四集。


“非常跳跃,我的人物都没建立起来,就已经进入情节了”,陈思诚说,“这个剧整个叙事风格是金庸取向,按照一个人物的命运娓娓道来,这种节奏一旦破坏了,整个故事就容易显得稀里糊涂。我到现在都没看电视版。”

至于观众说剧中洪三元“油腻”、“浮夸”、“做作”,陈思诚表示那就是洪三元的性格,也是为了展现人物成长轨迹的需要。“在波诡云谲的上海滩,洪三元无依无靠,一介草根,能够打拼出一片天地,性格上必须在任何场合都游刃有余,在刀尖上自如行走。”


在开场的“乱世篇”中,洪三元显得咋咋呼呼,油嘴滑舌。到了后来的“浮生篇”中,他俨然换了一个人,沉稳老辣起来。只有“先抑”在前,“后扬”才能奏效,陈思诚用这样的方法来建立成长轨迹,塑造人物。


这还不是全部。在陈思诚的构想中,洪三元同时也是一个导游型人物,色彩人物,通过他带领观众进入上海滩的大亨世界,映照那些搅动黄浦江风云的传奇人物。洪三元固然有一条个人行动线,而他身后的一群人组成的全景式油画才更有气势和质感。



“不止包括三大亨,还包括王亚樵等很多很多人。不同的人物,做出的不同的抉择,走向不同的命运,呈现一段特定时期风起云涌的历史画卷”。


现在我们无法想象61集的版本是何样貌,但它至少是能够还原主创人员的初衷,表达上更为酣畅的作品。在表达了“无须反思”的态度后,陈思诚说,“我不是一个向后看的人,不管得到好消息,还是坏消息,都不会太上心。我放在心上的,永远是自己的下一部作品。”




说到收视率,尽管有所克制,他仍然表达了对这一衡量标准的忧虑:“我是离开电视剧行业一段时间了,没想到现在问题这么严重。什么都是假的了,还怎么玩?”




陈思诚可以抽身而去,因为他还有电影。电影《唐人街探案2》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档中,一举收获将近34亿元票房,勇夺历史票房排行榜第三名。然而众多仍然需要奋战在电视剧领域的从业者们,什么时候才能迎来收视率的明朗天空呢?这是个问题。



(3)电影温暖心房


观众对于陈思诚的《远大前程》抱着的高期望,某种程度上也是来自于陈思诚“唐探”系列电影的成功。他糅合不同电影类型元素的驾轻就熟,在电影中兼顾商业和艺术的平衡能力,在中国现有导演群体中独树一帜。

两年多前的贺岁档,《唐人街探案》横空出世。半是推理悬疑,半是喜剧搞笑,两种类型杂糅后产生了极大的市场吸附力,最终收获8亿+的票房收入,陈思诚也就此进入卖座导演的行列。

《唐人街探案2》在2018年农历大年初一上映,观众发现:一是打造“唐探”宇宙的用心明显,二是搞笑和探案的配比发生了重要变化。尽管票房涨势凶猛,但有些观众还是批评说:过度商业化,桥段庸俗,推理不够精彩。


《唐探》里的街头追逐


陈思诚说,《唐探1》相对于推理迷,或者资深的影迷而言,比《唐探2》更见功夫,更见诚意,思想价值更高,更“电影”,所以《唐探1》在文艺青年、资深影迷占领的豆瓣上,评分达到7.6分,而《唐探2》只是7.0分。反观在猫眼上,评分的更多是普通的观众,他们对电影的期待基本就是图一乐,不会去思考哲学层面,思想主题上的事情,所以猫眼上《唐探2》比《唐探1》评分高。

“雅俗共赏,要达到这个太难了,你可能取悦了大部分观众时,就有少部分观众是不满足的”,陈思诚说,“这件事让我明白,未来的创作,我到底是做给谁看。”


关于《唐探2》的争议中,还有一个是其与另外一些作品,包括《双瞳》在内,是“抄袭”还是“借鉴”的关系。陈思诚断然否定了“抄袭”的说法,但他不否认对前人作品有潜移默化的吸收和运用。



他说,“小时候就爱看电影,有时一天看七八部电影。我绝对是迷影型的导演,在一个没有大师的时代和杂糅文化中长大,看过的电影总会产生或深或浅的影响。不是说这部电影拍出来了那个东西,我们后面就没法再做这个东西了。”


细细辨析《唐探2》和《双瞳》,会发现两者的指向完全不同,《双瞳》着眼点在于怪力乱神,而《唐探2》则是连环杀人案及其背后的社会思考。任何一部电影只要涉及道家文化,阴阳五行、祭坛这些事物都是无法避开的。这属于基本的概念,不会被哪部影片据为己有。

说到世界电影,陈思诚喜欢的导演是库布里克和大卫·芬奇,还有早期那个拍《碧海蓝天》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的吕克·贝松。但要说最想成为的导演,陈思诚提到了斯皮尔伯格。“前两天刚看完《头号玩家》,太厉害了,做出这样的东西,完全不像70多岁的人”。


陈思诚的办公桌上,摆着《唐人街探案3》(东京篇)的策划书。这部还没有开拍的电影,已经定档2020年大年初一。可以想见,在这样一个合家欢的档期出场,这部电影仍然会选择求取最大公约数的思路来创作。

《远大前程》如果按原版播出,会是什么市场反应?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得到答案的假设。但《唐探》系列会源源不断地走向大银幕。希望陈思诚能走向斯皮尔伯格的雅俗共赏,也希望他早日回到电视剧领域再展雄图。


【文/李星文 何时志】


| 芒果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2015-2020 版权所有 湘ICP备13003738号-2
  • 企业邮箱
  • |
  • OA系统
  • |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|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|
  • 新闻中心